罗马和古代科学的衰退

时间:2017-01-28 18:36:08
频道:科技通史
来源:《自然科学史》
作者:斯蒂芬•F•梅森

   罗马人和希腊人一样,是直接由野蛮状态进入铁器时代文明的。但是他们不象希腊人那样完全摆脱青铜时代的传统。当罗马人在公元前510年赶走了塔克文王朝以后,他们就把伊特拉斯坎人从他们小亚细亚故乡带来的占星术和肝脏占卜术都接受过来了。还有,罗马人并不象希腊人那样发展一种沿海城邦的文明。罗马是一个象斯巴达那样的亦军亦农的社会,在希腊许多城邦中是最没有知识的。罗马元老院的议员们禁止经商,而商人则服从社会上的贵贱准则,总想拥有农田当个奴隶主。罗马人因此特别缺乏商旅人的那种数量和空间的观念,因此他们在数学上特别不在行。当罗马的文明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时,西塞罗(Cicero,公元前106-43)竟会说:“希腊数学家在纯几何学领域领先,而我们则把自己限制在计数和测量上。”

 
  罗马人在科学上没有作出多大的贡献。他们的贡献是在别的方面,在组织领域里──如建立公共的医疗机构、筑路、铺设渠道、采用旧历法和提出罗马法体系来实现他们的社会组织。罗马人很早就和西西里岛与意大利南部的希腊人有了接触。当他们于公元前二世纪征服了随着亚历山大帝国而出现的那些王朝之后,他们就越来越意识到希腊文化的优越性。有些人,如执政官加图(Cato,公元前234-149)和瓦罗(Varro,公元前116-27),都反对希腊学术,特别是在公元前一世纪,执政官加图写了一部关于医学和农业的书,证明罗马人比希腊人高明;但是大多数罗马人都努力把希腊人的学问吸取过来。加图的医学主要是些神秘的药方和草药方;他认为罗马“没有医生也会保持健康”。瓦罗打算做的也是一样,不过范围较广,涉及到九“艺”:文法、论理学、修辞学、几何、算术、天文学、音乐、医药和建筑学。最后两种后来被卡西奥多拉斯(Cassiodorus,公元490-585)删去了,所以在中世纪只剩下七“艺”作为人们学习之用。
 
  在吸取和同化的过程中,希腊的斯多噶派哲学对罗马人的影响最大,因为这派哲学把罗马人从伊特拉斯坎人继承下来的传统信仰,以更诡辩的形式表达出来。与它对立的伊壁鸠鲁学派有一个杰出的阐述者卢克莱修(Lucretius,约公元前95-55),但是他的哲学在罗马并不占有重要地位。卢克莱修和伊壁鸠鲁一样,保留了早期原子论哲学的内容,但没有保留它的精神,没有加上什么新的东西。这一派利用原子哲学,主要是和宗教作斗争,而不是为了扩大人类对自然的理解和控制。
 
  罗马人没有能吸取希腊人在科学理论和科学实验之间所达到的一定程度的统一性。例如,希腊人在医学教学方面采用的解剖方法,在罗马就没有生根。罗马人把希腊科学的内容搬过来,但没有吸取希腊科学的方法,所以罗马人的科学著作往往象卢克莱修的《物性论》那样以哲学为主,或者象普林尼的《博物学》一样,大部分是经验的总汇。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的这部著作共有三十七卷之多,广征博引了大量的事实和观察的结果。这些都是从大约两千种前人著作中搜集来的,其中有一百四十六种是罗马人的,三百二十六种是希腊人的著作。普林尼对其资料来源毫不加以鉴别,凡是他在书中看到的都报道了。独角兽和火凤凰,狮子和鹰,一律兼收并蓄。普林尼强调他描述的这些东西都是有用的,他的著作从头到尾贯串着一个总的看法,就是自然界是为人类服务而存在的。不过他不但记下他在书里读到的东西,也记载下他亲眼见到的事物。事实上他是在观察非常临近的维苏威火山的第一次爆发中丧命的。
 
  罗马人并没有吸收希腊科学的全部内容,特别是数学对他们的吸引力最小。罗马人里面就没有出过什么著名的数学家或者天文学家,而且只有一个重要的地理学家彭波尼斯?米拉(Pomponius Mela,约公元43年),他把埃拉托斯特尼地理学的定性部分接收过来,而避免了那些数学和测量。此后的拉丁地理学就表现出明显的衰退。塞维利人伊苏都拉(Isidore,公元570-636)把已知的世界表现为一个圆周由一个T字分开,因此亚洲成了半圆形,欧洲和非洲是两个四分圆,中间和四周围全是海洋。
 
  也许是为了实利目的,医学被罗马人吸收得比较成功。罗马的第一个杰出医学大师是希腊人,比梯尼亚的阿斯克勒必阿底斯(Asclepiades of Bithynia,约公元前40年卒),他在罗马建立了一所医学院。他的一个学生塞尔苏斯(Celsus)在公元30年前后写了一部重要著作《药物论》,是根据希腊典籍编纂起来的一部好书。医学教学在罗马皇帝韦斯巴芗(公元70-79)时期有所发展,主要是在训练军医方面。医学教师由国家付给薪金,而且在各省都设有医学中心。在野蛮人侵入时期,罗马的医学表现出显著的衰退。维萨里在1543年写道:就在这个时期,“那些比较时髦的医生,先是在意大利仿效当初的罗马人,开始指派奴隶们做他们认为需要为病人做的手术,而他们自己却象建筑师一样站在旁边监工。后来,其余从事真正医疗业务的人全都放弃了这项职业的不愉快责任,然而钱还是要,荣誉也还是要,一点也不退让。这样一来,他们很快地就衰退了。烹饪的方法,以及一切护理病人的事情,他们都交给护士做;配药的事情交给药剂师做;外科手术交给理发师做。”
 
  当希腊人被罗马人征服之后,他们往往变得玩世不恭或者信奉宗教了,就象当初雅典人被斯巴达人,后来又被马其顿的腓力普征服之后一样。这两种倾向在希腊的科学上都有所反映,不过宗教倾向最后占了上风。在天文学领域里,罗德斯岛的盖明诺表现过一种相当可怀疑的见解,认为一种关于世界的天文体系只是数学上的方便措施,而不代表真实的物质世界。他认为天文学家过问的并不是物质世界的问题,而是从数学上整理那些现象。在当时,这种见解当然等于默认天体运动是均速的圆周运动这条物理学公设,而这条公设又是根据天是比地上万物尊贵的公设来的。盖明诺写道:“总的说来,天文学家的任务不是研究哪些东西的本性是不动的和运动的东西属于哪种性质,而是在建立关于某些东西在运动和别的一些东西不动的假说时,考虑哪一种假说更符合天界现象。”
 
  此后,天文学就开始披上神学的外衣了。但是宗教对科学的最直接冲击,则是在化学方面。这是随公元二世纪左右亚历山大里亚炼金术者的兴起一道来的。早期的希腊人对化学不大感觉兴趣,可能是因为这门学科和手工艺有关,而希腊哲学家多数把从事手工艺看作是有失身份的事。几个突出的例外是早期的爱奥尼亚哲学家和亚里士多德后期的门徒,诸如迪奥弗拉斯图和斯特拉图,他们都用手工艺的比喻来说明自然过程。所以现在的唯一研究化学的纯希腊人著述,亚里士多德著作中的《气象学》第四卷,就相传是斯特拉图的手笔,这并不奇怪,而且根据后来的古代作家所说,原子论者德谟克利特据称也曾经写过关于化学的书。
 
  在早期,手工艺操作好象和魔术仪式联系在一起,操作过程的成功与否被认为和魔术仪式是分不开的。希腊制陶工人把面具放在烧窑上,用以吓退魔鬼,因为魔鬼被认为能使陶器破裂。特别是炼金术,人们把它和出生或者死与复生的过程联系起来。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约在公元前七世纪,亚述文字记载中,把提炼金属和一种生育仪式联系起来。在一则波斯神话里──时间约在公元前五世纪──金属的生产被看作是一个原始神祗死去的结果。当这个神被杀死以后,他的头变成铅,他的血变成锡,他的骨髓变成银,骨头变成铜,肉变成钢,而他的灵魂则变成金子。
 
  看来化学过程的魔术成分和实践成分是逐渐分开来的,因为在我们这个时期的早几个世纪里,我们发现,在埃及一些纯实用的化学配方和炼金术的魔术与神秘做法是时常在一起的。最早的炼金术著作是伪托德谟克里特的名字写的(约公元100年),在同一书的不同部分收了有实用的配方和神秘的玄想。后来,化学著作就变得完全是实用性质了,象三世纪编纂的现今为莱顿和斯德哥尔摩所藏的几部纸草书就都是这样的,另外一些则大部分是关于炼金术的,象佐西马斯(Zosimus,三世纪)的一些著作,也差不多处于同一时代。那些讲实用的纸草书里,有着伪造金银、制造人工宝石和染料的秘方。金银是用别种金属的合金来冒充的,或者在贱金属表面上镀上金银,或者在贵重金属里掺假,然后再把表面层中的贱金属磨去。在那些技术书籍里,这些产品被称作赝品,但是在炼金术的著作中,这些却被看作是真的金银。
 

微科普微科普 | 罗马和古代科学的衰退 | 责任编辑:科普知识网

>罗马和古代科学的衰退的相关科普知识

Copyright © 2010-2017 微科普(wkepu.com)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09号 - 津ICP备140037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