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码:太空逃亡

2017-04-05 10:03:44  微科普
本文作者:赖仲达

桃花源码:太空逃亡

2017-04-05 10:03:44
作者:赖仲达
来源:微科普
字号:A+  A-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右军将军乃王羲之是也。其字,文采飞墨,逍遥洒脱,后世人墨客多以赞。逝多年后,其子献之,亦于此晋太元年间仙游也,如天陨落之石。其临终当日,正逢晚间,夜星虽无异象,然王献之从柜中取出一物,交付嫡子。柜沧桑落尘,门锁老旧,犹如古物。待嫡子接手柜中之物后,方觉为一帛书,可正欲问询之际惊觉其父已逝,逝者安详,犹如入寝。嫡子悲痛万分,正备安葬,然数日后,又忽闻淝水之役已入其城,不由慌忙携棺而逃,行路之时,无意开此帛书,待详细阅后,突然大惊失色。

西北辰山,因辰出轮日可观而得名,山中有一老道,颇有得道,名曰龙胜道人。嫡子路经此地,为解其祸,便将帛书示与。然道者阅之,仍大吃一惊,犹见勿读之天机,遂急命嫡子弃之,此乃邪物,不可久留。

嫡子无奈,然家父所留,轻易毁之,似不妥当。深思过后,其下人出意:即是老爷所留,虽为宝贵,但道长言并非无理,则,最佳弃道,公为售卖于会道者是也。且时战乱之期,正是缺银少财之际,将其邪留于另懂道法者,除之,亦比留所藏之害更为妥当。

嫡子以为然,随即变卖。帛书后由一流落丐者王志全竞中,出其多年乞讨所得也。



王志全,武陵人也,早年为道,立志解苍生,后云游四方逐以乞讨为生,同托算命。日,王巡游间忽逢一奇特摊位,人山人海,聚于一处,店主手中持一物为一帛书,上金丝带,犹如皇折。询问乃知,其竟为晋大书法家王献之之遗品,但不知何物,且被道者视为邪书,因所售卖,望有道之人破译其中,以免祸害苍生。

王志全大感惊奇,遂自称为道者,会破译妖魔之事。倾尽所有,购下帛书。后悄然离去,不与围观者示书。

当日,晚间,王志全流一破落道庙,便于安寝,暂居其中。后眼见无人再随,便展阅神秘所传手中之物。然,阅后虽惊奇不已,可细查许久,仍无丝毫线索。帛书上述之字,似乎规律,但却无任何古之文字可解,其内容似乎为点线集合,所构成画,区区折折,奇形异状,不可思议。

但殊不知,隔日便会有人解惑,自称帛书为“电路图”,然此后话暂且不提。

翌日晨旦,王志全前往附近另一庙,见其一友,名曰洪可锌,正处庙中补书。其人字中书,号大华先生,亦武陵人是也。然为一虚隐职业却不可说不可说,乃搬山道人,即土夫子盗墓贼,同精通道术,更擅古文异画之破解。见其,寒暄后,王志全出示帛书,且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可大华先生视后,大感震惊。

“吾虽不知其所付吾为何物,上书似画,却无古文可契合。然吾有一物,请尔阅之。”

遂出示一物,乃一古刻拓片。王志全细细观测,片刻之后,忽呆立其中,犹如不动明王。此拓片乃详述一方位之图,且有说明,然其最上角之处,赫然显之一图腾,如道法画符,诡异莫测。洪可锌再示,“尔再细观帛书比较之。”果亦有同图,位于帛书右抬头。

“尔物,究竟何来?”二者几乎异口同声,相互同问。

待王志全述毕自事,可锌亦震惊不已,如见夜行厉鬼,“吾物乃家传古石刻之拓片,记载一墓,据传图为始皇宝藏方位,正于武陵!陪葬千人,守灵其中!尔手中帛书亦有关联同图,可见乃天意!”

“那,尔于意云何?”

可锌思忖片刻,端详拓片,如考古家,“据载,此墓中亦有数奇异器械,曾有一名,称名为引力波发射器,不知是为何物,估乃邪物,墓中危险可预计。然,吾等又曾遣人试探,墓中附近,出土异常古物,财宝大量,如同金库,催吾必当一探,则……”

话音未落,王志全断洪可锌之言,“吾等辈前去探则是,务必备好行囊,以防恶险。”

两人对目微笑,互解其意。遂又隔三日,装备行囊,两人携一亲兵队,正式前往所谓史皇之墓。因其所在即武陵,则行程不至半日,便达古墓,乃镶于高山之中,犹如卧虎,亦如藏龙,足有九五之势。细细观之,山中似乎有溪,绕之入口,为山中之洞。

恰逢一渔夫,自言姓陶,名渊明,号五柳,闻之,大感趣味,称其愿入,一齐行掘土之事。得意后,行人便缘溪行,逐忘路之远近,如入山路迷宫。正欲脱身之际,突兀之间,三人面前猛现一林,细看,原是忽逢桃花林,于溪中,夹岸数百步。

然随后,一行人突见奇观:林中周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如天女散花,神仙之境。三人甚异之,遂携军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有一山洞,果然,如迎接其到来。

洞内仿佛若有光。众人欢喜,犹见宝门。遂舍船,立从口入,踏腐土而进之。初洞口极狭,如老鼠之藏,亦或盗洞,才通人也。后路口稍宽,如已入墓室,然无机关。复行数十步,终豁然开朗,墓门已正映入眼前。众人齐推,开之大门。墓中一切事物,随门开现之周围。

墓中,财宝果然遍地,似中秦皇之言哉,不觉惊人之目。

三人六目相对,犹如惊呆,遂,立即掘宝,除去尘封,如飘散之烟,大批金银刹那间抱入众人怀中,闪耀之眼,完毙天中之星,因星不可买不可夺也。后,众人才觉,此墓必大富贵之有,财宝可见。遂墓室东角现一石碑,上刻“财归有缘”。众人齐观,忽又见石碑外侧亦撰有蝇头,小笔柔润,似乎刻有墓主之事,可字却怪状无比,无人能破。再寻刻碑,却无丝毫线索。

然,忽发生之事,无人预料。如机关启动,瞬时地动山摇。

“何事哉!机关否?”

众人大惊,纷纷随之面面相觑,如鬼神到来,天神之判,恐怖异常。可随后,山又复平静,如地震过般,只扰室器耳,随之而去。正惊异间,突然石块,犹如门开,瞬时于众人之身后,顿裂,随即石开。

众人转身,再次惊慌失措,只见一巨石镶于壁中,如大器物,又似棺椁,方正有形,恐欲不利。然巨石开后,内室却空无一物,只似有无量神秘器械,伴随镶于其中,发悠悠之光,如鬼火蓝也。

众人惊魂未定,突然之间,又发事耳。

“看也!看也!”

渊明大呼,只见器械,突又发红光,如夜晚之放飞孔明,亮于幽暗室内,亦犹如一失火烛光。行人已心不能受,顿有人大呼逃也,正待立走,然此刻背后石门忽然又闭,犹如欲将行人为困死之兽也。众人几乎绝望,正欲为鬼神之意间,忽又见石块室内之蓝光,渐渐朝一点聚去,不可说不可说之思议,后光竟凝为一人,如鬼之魄散重聚。

众人已惊不能动,只觉空间晃动,犹如晕厥。

而那鬼神似人,待凝聚后,似为清神智,摇动头脑。片刻,渐定,终观众人。其面色狰狞,看之众人,大呼声之!

“尔等何人!”

然,随之后,似话音有异,听犹是中原之语可却难理解。众人此刻已惊惊得正,不再太惧,亦似乎放之生命,只听其似鬼神人曰,似乎为:“翻译器调到五!翻译器!白话文自动检测一下!”随后一声刺耳吼叫,似为器械发出,该人声重归正常。

“尔等何人,闯我墓穴?”

奇哉,鬼神之人并无动手,而降低之声,柔和问之。众人见状,似乎以为事毕,便试探问曰:“吾等为武陵人,武陵官府之探,试探此墓,打扰鬼神,万望见谅!”并未真言,然遂众人跪地,三拜于此。

“尔等武陵人?”

似鬼神之人犹惊奇也,随即问曰,“尔等世界,是否知质能方程?”众人起身,却不知其言甚。见状,该人皱眉,亦问曰:“那,是否知何为能量守恒?”众人再次对目,疑惑相看,似乎无解。

该人见此,却不由松之口气。

“看来尔等不过如此!”

“吾来自另一世界。时太阳系湮灭,太空逃亡,人类尽离,地球乃成动力飞船者,因地壳改造,成能量源,意外得之宇宙通道,尔亦或不知,其为平行宇宙也!”该人答到,“吾并非鬼神,吾亦有名号,乃刘子骥,字高尚士,为古南阳人士也。据尔等所述,尔等世界应低于吾等世界,可作鬼神世界观也,则吾辈有不死之身法则焉。”

“南阳刘子骥!”

“诺。”刘子骥答曰,“亦可称吾为高尚士。不知尔等究竟如何发掘吾墓也?”众人再次互观,后出示古帛书与石刻拓片,示与刘子骥。刘观之,查看帛书所记之后,云,“此帛书记载,乃为吾墓中引力波发射器之部分电路图也,恰为待修复之部分。”

“电路图?”陶渊明问之。

“是哉,”刘子骥再答,“即为器械的设计图部分哉。吾等实际,为守护一引力波发射器之器械是也。其器相对于尔等,作用为信之传递,如驿站之员。恰逢吾本为人工智能,亦也有坏之,正待此以自身源码之自动算法,更新修复也。”

“吾等不知其所述。”王志全听后,言。

刘子骥听言,笑笑。如欣然般,“尔等可如此理解,吾为一重要任务,需借助该引力波发射器,发射一信,然需走至一确切方位,发往麦哲轮云。可不到方位,吾突病,未果,寻病终,便在此建立坟墓,利用一为算法之物,又称源码,待修复吾之病。”

“不知究竟何为算法?何为源码?”

“此尔等不可理解,还望勿问。简单概之,即一切事物之根本之源也。”言毕,刘子骥突然一动,如动器械,刹那间众人手中财宝,忽全无,如烟消云散,凭空逝去,使人震惊万分,许久不能回神。而刘再笑,言曰,“见否?我消除其财宝之根源,即财宝源码,尔等财宝瞬间消灭!”

众人纷纷五体投地,言盖如此,蹲膝便拜。



事发展如此,时,刘子骥似乎十分兴也,如有古来喜事。其摇动背后之器械,从中很快落出一物,如天上来,细细观之,竟是一茶饼,上书“公司专供”。众人诧异间,刘笑曰:“尔等即与我相见,便乃有缘。吾从尔等口中得知,此时代至少百年哉,想当初,吾寻麦哲轮方位时,正逢乱世,吾又病,先世避秦时乱,便携一名为妻子邑人之代码,前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现此茶饼,为吾备喝之安化黑茶,极品窖藏,即有缘,赠之于汝等,望收下。且待我泡上一壶哉。”

言毕,突现又一器械,在于空中。遂刘子骥之茶饼掰开数块投入,瞬间散发茶香,果然百年,香醇无比,犹如天珍美食,琼浆玉液。众人微不敢言,虚心拿之,品尝。果然好茶,便不由赞叹。此时人心恐惧感,忽消之而去。

“好茶也!此真乃千年一遇!”陶渊明言。

“刘士。请问之,尔茶饼上书‘尾猿会网’四字,是为何意?能否请说之。”此刻洪可锌言,言语之间,似乎惬意。

“是哉!请说之。”众亲兵附和,同品茶间。

刘子骥默默观之茶饼,许久开口。

“此乃吾等曾经学社,之公司是也,”刘子骥答,望此茶饼突然眉凝,“此茶乃我公司之茶,司名微科普网,可后地球生事,人不聊生,民心动荡。遂外星之人入侵,世界毁之,唯剩不多之物,吾等手中茶饼,其一便是。”言毕,又持手旁一物,乃洪可锌之石刻拓片也。

然,正当此。众人正诺诺间,忽然事又起。

只见突兀之间,刘子骥正持洪可锌之拓片,目光见之,猛又一怔。表情随后凝重,犹如鬼中见鬼,十分可怖,但其本身即为墓中之鬼,犹见如此,众人又惊起,见之面容,然不知所措。

“刘子骥,尔见何?慌张至此?”洪可锌试探问曰。

刘子骥此刻已目瞪口呆。其转头,再观众人,大惊失色,“尔等众人,赶快离开此地是也!有危急之事,不可再久留!再者,务必记吾之一话,此事绝不可对外,即使泄露,亦以虚言盖之!”随即长袖猛挥,众人正不知所以然之间,忽然天空一亮,猛觉墓室消融,随即竟露天穹,正值白昼,天午时也。众人再次大惊,随后不再见刘子骥踪迹。

“究竟所发何事!”

然无论何言,皆不再见。众人无奈,随后原路返还。即出,便扶向路,虽有警示,然众人依旧处处志之。可陶渊明先生,隔日便有更加警感,不由劝说其众人守口,万一得罪神灵,勿怪吾之!然,众人依旧不信,随后备诣太守,说如此。

五柳先生无奈,便暗除众人之志。

后,太守自然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当然遂迷,不复得路。其间,渊明说服众人不可说,以冒犯神灵。随即另书一文《桃花源记》,用以掩盖,其以第三称谓,说之,微有此事之文也。而本篇此事,记于桃花源记之后,乃唐初元间《未知党记事》所载。再引兰亭一句做最后之尾: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责任编辑:微科普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科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