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到和了解的民间中医董草原

2018-07-01 21:01:31  中国式抗癌纪实
本文作者:丽晴

我所见到和了解的民间中医董草原

2018-07-01 21:01:31
作者:丽晴
字号:A+  A-

   2013年7月19,江苏一位姓万的病人家属,给我打电话,为他患白血病的母亲咨询治疗途径,之后提到了民间中医董草原,说这个人在民间治癌挺有名气。我即从网络资料上“认识”了董草原,但遗憾的是所有资料都未显示提到他的治愈率。如果是个例,我觉得没有采访价值。于是,我联系他的长子董小锋,这是个严谨而谦虚的小伙子,也是位从正规医科大毕业的中医,不太想接受我的采访,说详情只有找到他父亲董草原。困难的是他父亲从不接外人电话,而且居无定所,云游四方。我要了他的电话,并先后给他发了多条短信,告知他我的意图,我的简历等,希望他能接电话。

    8月19,我终于接到董草原打来的电话。他用浓重的广东普通话说:

    “我这几天在广州,你真想采访就马上飞过来!”

    口气之大,态度之傲,把我给吓了一跳!我再次提出治愈率的问题(因为我总是采访病人,因而说话养成了轻柔的习惯),没想到他又生硬地甩过一句话:

    “那个见面再谈!这个问题你想几句话说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厦门离广州很近嘛,你今天飞过来!”

    刚才一个“马上”,现在又一个“今天”,此人的性格简直令我瞠目。我说,今天不可能,我广州没有熟人,得联系住处——刚说到这,他又说:

    “这个还担心?!我帮你订!”

    看来治愈率是问不出来了。去还是不去?到广州总比到茂名强,茂名离广州还有500多公里呢。我想,采访完他,让他提供一些广州的康复癌症病人,有治愈率,有代表性,我的采访就OK啦!于是,我在网上订了20号飞广州的机票,付款前我去电话请他确认,没想到他又不接电话,我连续发了几个短信他没回。我急晕了,又找他儿子,他儿子也没辙。20分钟后他终于回电说可以,可我的机票已经从400多一下子飞升至600多元。我叹了口气,无语。因为我的一切费用皆为已出,无人替代。

    8月20中午,我在广州捷豹酒店终于见到了董草原。他干干瘦瘦,年龄在70岁左右,胡子拉碴,穿着随便,双腿盘座在床上。奇怪的是,广州潮湿,又遇35度的高温,在他硕大的客房内却没开空调。我注意到桌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古董,还有些箱子和杂物,显得很杂乱。房间门窗密闭,闷热难忍。我从白云机场找到酒店已经疲惫不堪,和他聊了5分钟不到,脸上便大汗淋漓。我忍不住一面甩掉脸上的汗水,一面为他为何不开空调?他低头只顾吸着他的水烟——一支奇异的矿泉水瓶改装成的水烟筒,对我的发问不予作答。

    我们开始交谈。一提起癌症治疗,这位民间中医便表现出对现代医学的满腹愤懑。

 

丽晴:  董医生,我是一个白血病病人的亲属,我妹妹是患白血病走的。不知您治的癌症病人里有没有白血病?

董草原:有什么癌症我没治过?白血病当然也有。现在许多癌症病人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在手术和化疗上。

丽晴  听说凡是手术、化疗后的病人您都不治是吗?

董草原:不是不治,是不好治。因为,治病不是肺不好就割掉肺,肾不好就割掉肾,哪有这么治疗的?我们人是一个整体,那些脏器都是人体固有的,都割掉还是人吗?要从整体来治疗。

丽晴:  您大概治好多少癌症病人?有几百个吗?

董草原(立刻放下水烟袋怒目圆瞪):几百个?!我的诊所都快20年了,几百个?!香港一个老板,2000年来的,他父亲检查确诊是肺支气管癌,喘不过气,去我那里拿药。我说大概用6副药就好了。他好了后,3年内带了10个病人过来。医好了8个,死了两个。

当时我跟某媒体打官司时,法院要我找到家乡附近治好的病人出庭作证。我就在广东江门一个镇里找到12个,里面有肝癌、肺癌、淋巴癌、子宫癌、肠癌等。其中,包括有两个做了化疗的,可能因为他们比较年轻,恢复快,也治好了。

丽晴:  这么神?有12个病人作证,媒体输了吧?

董草原:肯定输。之前,他们找了另一个人,带着那篇文章,说只要我拿150万,他就不刊出。

丽晴: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没道德。

董草原:你知道癌症的痛苦吗?

丽晴:  您是指您书中自己得过的那次癌症吗?

董草原:那是1977年。1999年我又得了肝癌,自己治好了。去年又发现肝癌淋巴转移。奇怪吗?

丽晴:  奇怪。都十几年了,怎么又得呢?

董草原:你看我的背。(他起身马上撩起后背的衣服,我看到后背隆起了一个长条形的包块)我去年5月份在301医院检查,他们说有一台很好的机器复查一下。检查后说,说我的肝癌复发了,没治了。

丽晴(原来他的身体还在恢复期,而我看到他的治疗理论里“风是百病之缘”,估计这就是他不开空调的原因)现在怎么样?今年复查了吗?

董草原:我复查干什么?没必要。

丽晴:  现在好了吗?

董草原:你看我好了就好了。

丽晴: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全好了吗?

董草原:是啊,不好能这样吗?

丽晴:  那你还到处乱走,不好好在家里养病。

董草原:待在家里怎么行?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北京有一个医学研究院我的研究是全方位的,不仅研究中医中药,还研究阴阳生命学、考古、易经、八卦等,我的两本书里都有,我还有一本论文集。中央党校就转载了我的《进化论是无科学依据的猜想》。你写一本书有什么用?

丽晴:  当然有用,别小看我的书,我用了4年多时间采访写作,目的是为患者提供多条用事实印证的治癌途径,供癌症患者们根据自己的不同情况去选择。

董草原: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今年9月召开,他们请我去讲如何预防妇科癌症。

丽晴:  怎么预防妇科癌症?

董草原:没这么简单,几句话是讲不清的。

丽晴:  嗯,了不起!你得了癌症还不停地吸烟啊?

董草原:我的癌症病人里89%不吸烟,只有11%吸烟。抽烟喝酒的人,60岁以后才得癌。

丽晴到(这时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很难受,胃也饿得要虚脱了。看看表,这才发现已经快两点了):董医生,对不起!我正在闹胃病,包里还带着熬好的中药。我得去吃点东西,3点半我们继续聊好吗?你中午也休息一下。

 

    我快速来到酒店餐厅,趴在饭桌上。服务员说,你脸色不好,要不要喝碗茶?我扬了扬手说,白开水就好。接过白开水,我赶紧先灌下一瓶霍香正气水。

    我在餐厅吃了半碗素面,然后一直趴到下午3点半。此时,我感觉头没那么重了,精神也好了许多。于是,我给自己鼓了鼓劲,再次钻进董草原的“闷罐”里。

 

丽晴:  董医生,中午休息得好吗?我们继续吧?

董草原:我中午不休息。

丽晴  那您精神真好。请讲讲您治愈的病例好吗?

董草原:2003年有一个康复12年的病人,姓何,广东中山人。他在广东中山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确诊为:肝多发性血管瘤、右肩肿瘤,活检病理结果为肉瘤,全身淋巴转移。医生认为后期无治疗价值,于是放弃对他的治疗。他老婆很快因此跟他离婚了。何先生无奈之下,前往庙里烧香拜佛。在那里,他遇到一个姓林的单身女人。林女士听说了他的遭遇后,对他说,她家乡有个病人在董草原那里医好了,建议他去找我医。他当时听了半开玩笑对女人说,如果董草原真的把我医好了,我就和你举行婚礼。林女士陪他来到我这里治疗了几天,不仅止痛,而且能吃能睡。一个月后身上可以看见摸到的肿块全部消失。3个月后出院回家调养。2007年,完全恢复健康并开始工作,几个月后复查肝肿块全部消失。两个月后,他们两人真的到我的诊所举行了婚礼。当地报纸和电视台发头条作了报道。当时何先生50来岁,现在已经60多了。

丽晴:  现在他在哪?

董草原:就在我那里。201110月,有个吉林的政法委干部,在上海检查,确诊为肾癌肝转移、淋巴转移,去年底在301检查全好了。现在还在我这里调养。全国各地都有我的病人。本来邀请何先生夫妇一起来帮忙,后来他还有官司尚未解决,又回去中山了。

丽晴:  您收治的病人是不是有一定条件?

董草原:医院说能医好的病我都不医。你说他们能医好多少癌症?只不过死得快一点、慢一点而已。可我这里还可免费为病人治病。

丽晴:  为何免费?

董草原:我是医生,我不是教授,也不是国家医生,我不能按他们的规矩办,我要按我自己做人的准则、自己的规矩办。

丽晴:  看病花钱理所应当,况且你看病也不算贵。

董草原:难道他拿不出钱来,我就不给他治吗?

丽晴:  我觉得能拿多少拿多少,这样比较合理。而且这样做已经非常不错,老百姓肯定拍手叫好。

董草原:我又不是公立医院,我得救人命啊!我是医生,明白吗?前些年每天门诊量都有60来个。

丽晴:  全国各地的吗?

董草原:外国来的华侨也不少。

丽晴:  他们怎么知道的?我都是通过一个病人亲属提供的信息才知道的。

董草原:他们有他们的渠道。

丽晴:  问一句题外话,您相信郭林气功吗?郭林治好她自己的癌症,然后将气功传承给癌友,现在全世界有28个国家在学练,是个防止癌症复发的好办法,很不错的!

董草原:郭林她本人都死了。

丽晴:  但她不是死于癌症,而是由于劳累过度,突发脑血管病走的。

董草原:如果她没有去医院瞎折腾,可能还可多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死。

丽晴:  这个难说,她年纪也大了。

董草原:越年纪大的癌症越能治,你信不信?去年,我医好的吉林一位企业老总的父亲90岁,前列腺癌,淋巴转移、肝转移;还有某杂志社一位领导的父亲,91岁,也是前列腺癌,淋巴转移、肝转移,两个都是301医院确诊的。医生说,没用了。现在他们都被我医好了。

丽晴:  他们是确诊后直接找您的吗?

董草原:医院不给他医,他没有地方医啦!

丽晴:  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干部吗?

董草原:干部又怎么样?我们医生是医病的,不是搞政治工作的。

丽晴:  现在他们还在你们诊所吗?

董草原:他们不去我那里。

丽晴:  明白了,是远程寄药治疗?

董草原:没必要,我北京有药呀。

丽晴:  您的癌症病房楼可以住多少病人?

董草原:几百个也能住。1万多平方的土地。

丽晴:  哪来这么多医生?

董草原:你以为是公家的医院啊?我太太、女儿都治病,女儿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河南。

丽晴:  她们都会治病吗?

董草原:我教会的呀。

丽晴:  女儿们是开诊所吗?效果怎么样?

董草原:刚开,没多久。

丽晴:  我在网上看到了,是一家一个房间,可以有亲属照顾,可以自己做饭。对吧?

董草原:当然,哪里能像那些医院那样,有亲人在身边陪伴多好。

丽晴:  别这么说,您太偏激了。医院医生也有态度好的。

董草原:态度好就是好医生?要治好病才是好医生啊。

丽晴:  您说得对。

董草原:你们厦门有好几个在我诊所住。有政府单位的,有企业老总,十几个都在我那里治好了。他们都请我去厦门,说所有吃住都由他们买单。

丽晴:  他们都是什么时候治好的?

董草原:最早治愈的有十几年,最近治愈的有3年了,2009年治的。其中有3个治愈的康复病人每年中秋节都给我寄礼品。说实话,他要不寄礼品,我肯定忘记他们了。因为病人太多。

丽晴:  可以说说,他们是哪些部门,贵姓吗?

董草原:不能。因为他们有的是政要,有的是企业老总。人家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我怎么能告诉你人家的姓名呢?

丽晴:  那他们都是哪些地方的?

董草原:厦门、泉州、安溪、漳州、龙岩、蒲田。蒲田那个是十几年前去我那里医的。全国哪个省,哪个地市基本上都有我医的病人。

丽晴:  您医好的病人占所有癌症病人的比例是多少?

董草原:没办法统计。有不少在医院治疗过。

丽晴:  你们诊所不是医院治过的不看吗?

董草原:有的看,有的不看。

丽晴:  听说艾滋病您也能治?

董草原:治艾滋病和治感冒一样。

丽晴:  什么?!不会吧?艾滋病您真的治好过?

董草原:不医好有谁敢说?你有艾滋病吗?我帮你医。

丽晴(大笑):好哇,哪天我得了这种风流病就来找您治。

董草原:这个病不一定是风流哦。我还医过“非典”。“非典”病人我一副药就医好了。有个解放军医院的院长,拿我的药去他们的医院,连他们的医生都解释不了。因为,拿我的药去治那些“非典”的高烧病人,只需一个小时,42度就降到37度。

丽晴:  有没有复发?

董草原:哪有什么复发?好了就好了,不好就不好。

丽晴:  我看了有关医学论文,说您的药没有副作用,小老鼠都活得好好的,除了35%杀灭癌细胞的作用,剩下的癌细胞都在走向凋亡。

董草原:现在癌症多得很,新华社发的消息说,一分钟有6个人确诊癌症。三种慢性病(癌症、高血压、糖尿病)人数达2.5个亿。这些都可以用我的药治疗,有病治病,没病防病。

丽晴:  那当然好!

>我所见到和了解的民间中医董草原相关科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