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第一,而不是细胞第一

2018-07-01 21:21:20  中国式抗癌纪实
本文作者:丽晴

生命第一,而不是细胞第一

2018-07-01 21:21:20
作者:丽晴
字号:A+  A-
那么,先中后西,还是先西后中,无论对于白血病还是其他癌症,都是一个关系到破译康复秘笈的首要问题。
去年,北京郭林新气功研究会负责人林健先生送给我两本书,一本是世界医学气功学会的《论文集》,里面收入了1989年至2012年的六七十篇来自中西方各国的有关气功方面的论文;另一本是《郭林新气功2007年病例论文集》。
在《郭林新气功2007年病例论文集》里,有从成百上千个成功康复的癌症病人里精选出的62个典型病例。且先不说气功的医疗康复作用,其98%以上的病人治疗步骤是:
确诊后先用手术、放化疗等(极个别除外)治疗方法,待病情控制后,再行中医、气功或其他辅助疗法治疗。也就是说,这个62例成功康复的癌症病人,全都是先西后中。先西后中,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最佳搭档,它比单纯西医和单纯中医治疗更全面,更合理,更益于身体的治疗和康复。
比如,单纯性化疗治疗的白血病,成功的病例少之又少。当初与我妹妹在一起治疗的34位病人,基本是单纯性化疗医治,现在已所剩无几。这种状况是全国所有大医院的缩影。我前前后后走访了不少大城市的大医院,很简单,我只问五年、十年以上白血病病人的存活有多少,除了急性白血病M3型以外,几乎都能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以“不多”,“也有,但不多”。
我妹妹走的前一年,我在北京一家大医院为我妹妹看病,专家听了我的简诉和翻看了我妹妹的病历后,有些吃惊地说:
“7年多了?!我们医院像你妹妹这种病三五年就没了,你妹妹还不错!”
我妹妹仍属于单纯性西医化疗治疗的,只是在中后期,有一段时间服用了山东淄博某医院的中药,效果十分显著,可惜她没有坚持服用,最终复发又再次接受化疗,结果化疗耐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再次抢救过来后,医院宣布不治,也不接受她住院。她开始醒悟了,也开始接受病友为她推荐的福建的几个土郎中,但服他们药几乎没有效果。她又偷偷服用先前服过的那家中医院剩下的一些中药。我心里很清楚,这回她真的后悔了,但悔之晚矣!
我妹妹就是一个单纯用西医化疗而丧失生命的代表。早在她发病初期,在上海某大医院化疗时,仅仅四天便发生生命危险,医生却依然坚持让她继续化疗。当我提出能不能等她恢复一些再治疗时,医生却没好气地说:
“如果不打化疗就出院,外面的人正在排队等床位呢。”
“出院就出院!”我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不想看着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的小妹死在这里。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签字吧,出了危险我们一概不负责。”
“为什么?”我不明白。
“她的血小板是2.5万,低于3万极易引起脑出血,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既然如此危险,为何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让她紧接着继续化疗?这不是往死里推吗?假如妹妹化疗死了,医院会负责任吗?我知道,不会的。治疗前就早已和我们亲属打了招呼。我真的没想到,医生的治疗会如此偏离实际,如此机械。但我知道,我必须制止。否则,我将眼睁睁看着小妹的生命消失。因为,当时小妹的白细胞只剩下200个(正常人是5000-10000),血小板只剩下2.5万(正常人是10万-30万)。如果那时走了,她连一年生存期都不到哇。最令我心疼的是我妈妈。本来,她就被孩子突患白血病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伤心不已,精力憔悴,对于走和留,她什么主意也没有,只会天天流着泪说:
“怎么办,怎么办呀?还是听医生的吧?不打化疗,医生要我们出院哪。”
“别怕,我在部队做过多年护士,我带着抢救药品护送她,不会有事的。”
这是我第一次果断阻止化疗,救了小妹一命。后来这种情况还出现了几次,都转危为安。我不是说我有多么了不起,而是我舍不得亲爱的小妹离我而去。我和她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又是父母的长女,在小妹生与死面前,我不能犹豫,否则将后悔终生。
我的决断救了小妹,却留下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不在病人危及生命时停止化疗呢?我在福州某大医院采访了原血液科黄主任,她在血液科工作了30年,是一位很有临床经验的老专家。关于化疗,她是这样对我说的:
“一句话:血液病医生不好当。虽然血液病人进来后基本上都是化疗。但是,选择化疗方案和化疗量非常关键。第一方案对路,病人易于缓解,方案不对路,不仅伤害病人身体,而且效果不好。第二,化疗药物用量的大小也很难把握,量大了,有生命危险,量小了又杀不死癌细胞。所以要做一名好的血液科医生并不容易。我的经验就是必须掌握一条原则:化疗打不下去时,应立即停止,待身体慢慢恢复了再继续打。比如,要等到指标上来,如血小板要在10万以上,白细胞在有4000以上才能接着打。如果一个月恢复不了,就往后推。”
那么,化疗的剂量要如何掌握呢?
“要因人而异,因病情而异,因年龄性别而异,要了解病人的病情及身体承受能力。比如,一种化疗药,常用量一次是20克,但身体弱的就得减到15克。也就是说,方案是死的,但用起来要灵活。再有,医生一定要有责任心,发现问题尽早处理,特别是要非常小心地观察病人,要泡在病房里面。尤其是化疗后,有可能会出现骨髓抑制或感染或出血情况等。所以,我一天要查好几次房,这是我的工作习惯。非得一天看几次不可,不然心里就没数。打化疗头两周至三周,如果能顺利过去都比较好。但化疗打下去,特别是致胃肠道紊乱、身体机能失调、免疫功能低下而容易出现感染。出现感染,用药要准,要找到感染原,即细菌是什么?要看临床经验,比如呼吸道、口腔、肛门等。有些药物本身也会引起发烧,将化疗药一停就退烧了。”
说起感染,我觉得福州这家大医院的确很有经验,省里的血液研究所也设在这里。我妹妹在当地化疗后感染了,医生用的是三四百元一支的进口抗生素,打了七八天仍没效果,高烧不退,而在福州这家医院,血液科的年轻医生,用的抗生素只是先锋类加另一种国产药,当时费用才70多元,第二天烧就退下来了。不得不佩服哇!
当我问到这位姓黄的老专家是否反对中医时,她说:“我不排挤祖国医学,但我不主张单独用。比如,用中药配合化疗,减轻胃肠道反应,增强抵抗力就不错。因为,化疗后身体素质要恢复,免疫功能要恢复,细胞也要恢复。”
说实话,小妹复发多次,还能活这么多年,正是因为大多数化疗方案都是这位老专家提供的,关键时刻,也是经她和上海的一位姓沈的著名血液病专家的会诊后才转危为安的。所以至今,我们全家人都很感谢他们!
这位老专家所说的话,可用几个字来概括,即:生命第一,而不是细胞第一。方案是死的,但用起来要灵活。不能化疗打完了,命也没了。
无论白血病或癌症,单纯性西医治疗的危险性太大,易发生过度治疗,也易使病情复发。比如,癌症病人手术后,80%-90%以上患者因抵抗力下降,病情会出现复发,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于是,手术或化疗后配合中药调理,增强抵抗力,可以避免病情反复。当然,必须找到真正的能用辨证施治的好中医,才能有好的疗效。再有,西医的各种检验方法强于中医,它能使患者在短时间内能得到正确的诊断,而正确的诊断是治疗疾病的基础。因而,抗癌明星于大元的“首选西医,结合中医,气功锻炼,饮食调养”的综合治疗语录已经得到了广大癌友的首肯,成了诸多癌症朋友的座右铭。无数癌症病人,正是牢牢抓住这一救命法则,从而赢得了自己的宝贵生命,健康而快乐地活着。
 

>生命第一,而不是细胞第一相关科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