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文诗与回文数

回文诗与回文数

2019-06-30 23:43:22  微科普
本文作者:陈晓红

2019-06-30 23:43:22
作者:陈晓红
来源:微科普
字号:A+  A-
回文诗是一种雅趣横生、妙不可言的诗体,是中华文化独有的一朵奇花。它在我国历史悠久,相传始于晋代傅咸、温峤,而兴盛于宋代。说它绝妙全在诗中字句,从头至尾往复回环,读之成韵,顺读倒读,回旋反复的诗更多。然而,回文诗不是没有一定的约束,它亦有一定的格式,制创颇为不易。

回文诗在创作手法上,突出地继承了诗反复咏叹的艺术特色,来达到其“言志述事”的目的,产生强烈的回环叠咏的艺术效果。有人曾把回文诗当成一种文字游戏,认为它没有艺术价值;实际上,这是对回文诗的误解。民国年代的学者刘坡公在《学诗百法》一书中指出:“回文诗反复成章,钩心斗角,不得以小道而轻之。”当代诗人、语文教育专家周仪荣曾认为,回文诗虽无十分重大的艺术价值,但不失为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枝奇葩。

回文诗有很多种形式,如“通体回文”(又称“倒章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等。“通体回文”是指一首诗从末尾一字读至开头一字另成一首新诗;“就句回文”是指一句内完成回复的过程,每句的前半句与后半句互为回文;“双句回文”是指下一句为上一句的回读;“本篇回文”是指一首诗词本身完成一个回复,即后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复;“环复回文”是指先连续至尾,再从尾连续至开头。其中,尤以“通体回文”最难驾驭,有人把这种“通体回文”诗称作“倒读诗”,认为它是回文诗中的绝品。例如宋代大文豪苏轼(1037—1101)的《题金山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捕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把它倒转来读也是一首完整的七言律诗:

轻鸥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捕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这是一首内容与形式俱佳的“通体回文”诗,生动传神地写出了镇江金山寺月夜泛舟和江天破晓两种景致。顺读、倒读意境不同,可作为两首诗来赏析,如果顺读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晓的话,那么倒读则是黎明晓日到渔舟唱晚。由于构思奇特,组织巧妙,整首诗顺读倒读都极为自然,音顺意通,境界优美,值得玩味,被誉为回文诗的上乘佳作。一首诗从末尾一字读至开头一字,能够成为另一首新诗,这样的文字功力十分了得,这般“文才”不是什么人都敢“卖弄”的。

在回文诗中,最为出名的要数清代女诗人吴绛雪(1650—1674)的《咏四季诗》,这是一首赞美春夏秋冬四季景色的四季诗(四季诗属于杂体诗的一种),每季都是从十个字的诗文中回环出来,所描写的四季特色分明,让人回味无穷,被世人誉为回文诗之珍品。这首四季回文诗为:《春》诗: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夏》诗: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秋》诗: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冬》诗: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它可以派生出四首七言诗:

《春》

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夏》

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日月长。

长月日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

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红炉透炭炙寒风,炭炙寒风御隆冬。

冬隆御风寒炙炭,风寒炙炭透炉红。

它还可以派生出四首五言诗:

《春》

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岸啼莺。

《夏》

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

长日夏凉风,动水碧莲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

流水浅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

冬隆御风寒,炙炭透炉红。

这首春夏秋冬回文诗的形式奇特,字句凝练,情趣横生,别具一格。要说它的魅力和影响,如今湖南桃花源向路桥有《咏荷花池》诗碑,浙江雁荡山维摩洞回文诗,广西阳朔莲花岩,乃至湖北荆州花鼓戏《站花墙》(王美容出题,杨玉春答对),都引用了吴绛雪的这首四季回文诗,可见此诗之妙之趣。

需要指出的是,回文诗虽带有一定的文字游戏的性质,但它构思巧妙,手法独特,音韵和谐,字句优美,妙趣横生,是我国诗苑中的绚丽奇葩。工作之余、茶余饭后,偶尔读几首回文诗,会令人情趣盎然和陶醉神往。

无独有偶,英语中也有类似的回文现象。政治家、军事家拿破仑·波拿巴曾说过:“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在我看到厄尔巴岛前,我所向无敌。)近几年大热的美国情景喜剧《生活大爆炸》中,谢尔顿曾说:“73是第21个素数,倒过来,37,则是第12个素数,再倒过来,21,恰好是7和3的乘积。另外,在二进制中,73是一个回文数:1001001。”

没错,在数学中也有“回文”:如果一个正整数,从左向右看(正序数)与从右向左看(反序数)是一样的,我们就称其为回文数。例如上面说的1001001就是一个回文数。同回文诗一样,回文数有许多奇妙的地方,数学家们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留下不少有趣的猜想。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任意给一个不是回文数的正整数,加上它的反序数,如果仍然不是回文数,则再加上和的反序数,如此重复有限次数后,一定能得到一个回文数。我们随便取一个数,例如86,它不是回文数,我们将它和反序数68相加:

86+68=154

154仍然不是回文数,我们将上述过程重复一遍:

154+451=605

如此继续下去:

605+506=1111

这样,我们就得到了一个回文数。

这个猜想是否成立,目前还没有定论。虽然利用计算机运算,大多正整数都支持这个结论,但是还有一些数,例如196和277386,还没有被验证。又如1358+8531=9889,一步即可得出一个对称回文数;这个数学算式,便是数学中著名的“回文数猜想”。

人们借助计算机发现,在完全平方数、完全立方数中的回文数,其比例要比一般自然数中回文数所占的比例大得多。例如11^2=121,22^2=484,7^3=343,11^3=1331,11^4=14641……都是回文数。人们迄今未能找到自然数(除0和1)的五次方,以及更高次幂的回文数。于是数学家们猜想:不存在n^k(n≥2,k≥5;n、k均是自然数)形式的回文数。

回文数至今还有许多不解之谜,许多数学家都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说不定解开回文数字之谜的,或许是回文诗的某个作者。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微科普

>相关科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