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穷科学”向“小康科学”的蜕变

2015-12-17 18:31:11  中国科学报
本文作者:李侠

从“穷科学”向“小康科学”的蜕变

2015-12-17 18:31:11
作者:李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字号:A+  A-

 

从“穷科学”向“小康科学”的蜕变

——科研经费配置结构中存在的三种问题

近日澎湃网发社论指出:研发投入还要大方一点(澎湃网,2014-9-23)。该文从宏观层面对于国内外的研发投入情况做了一个扫描,最后,比较委婉地指出,加大研发投入对于中国的未来很重要。对于这个结论,笔者很赞同。但是科技界要真正实现结构转型,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仅就经费投入而言,要获得整个社会的认同与继续支持,我们亟需厘清当下中国科研经费配置结构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否则,加大投入的诉求只能成为一种空洞的口号。

据笔者多年观察,中国科研经费的配置结构中存在三个根深蒂固的老问题:其一,宏观上科研经费投入的总量不足。即便按照投入最多的2012年计算,也仅占当年GDP1.98%,这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平均2.5%的比例尚有一段距离。关于这点已经在整个社会取得高度共识,澎湃网的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其二,中观层面上经费投入的配置结构不合理。这种不合理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投入领域的结构安排不合理,导致科技与当下社会的需求与发展相脱节,从而制约了科技对于社会的巨大引领作用。这主要是由于科技政策制定水平的落后,导致战略布局受个人偏好影响,出现盲目跟随策略,造成资源效率的损失。其次,资源配置方式不合理,造成资源的严重浪费与低效率,这主要表现在重大项目的过多过滥问题上。其三,在微观层面上,由于中国的人均科研投入仍处于边际产出递增阶段,加大投入就会促成知识扩散的“肯辛斜坡”现象,即创新性与社会经济地位呈非线性关系,至少在创新扩散的初始阶段,中低阶层比中上阶层具有更强的创新精神,因为中低阶层所处的社会经济地位使他们有可能赢的较多而亏的较少。其实道理很简单,中低阶层本身就没有多少牵挂,反而更容易激发创新的热情,即便失败,损失也不多,一旦成功反而可以获得巨大收益。从这个意义上说,中高阶层往往在创新上具有保守性,毕竟内心牵挂太多,造成创新热情受阻。

回到上面提出的三个问题,我们需要重新明确国家对科研投入的真正意义。首先,科研成果的产出是有成本的,它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的投入。由于知识具有公共物品的属性(技术知识可以由市场解决),它的产出必须由政府提供,否则仅靠个人热情是无法维系的,而经费投入相当于国家为未来的成果预先支付定金。一旦知识产品生产出来,就具有巨大的知识溢出效应,从而带来整个社会福祉的增加。这一点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意义尤为深远,很难想象,没有高度发达的科学,中国将怎样处理面临的诸多难题,因此,加大科技投入毫不动摇的决心,必须以立法的形式稳定下来,而不是被个人或团体的偏好所影响。其次,对于资源的配置结构,我们认为目前应该采取:重大项目瘦身,中小项目扩容,增加科研的保障性供给,这种结构安排是对“水桶短板理论”的修正,少量重大项目维持水桶长板的继续发展,而保障性供给与中小项目的扩容则是加快提升水桶短板的必由之路,由此,才会出现田忌赛马的最优博弈结果。第三,按人均支出R&D测算,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几乎都在600美元/,以2011年数据为例,美国人均R&D支出为1276美元/人,中国为218美元/人,而我们的邻国韩国1111美元/人,日本则为1260美元/人。仅从这几个简单数据就可以看出两个问题:其一,为何这些国家的创新表现比较好?其二,中国人均R&D支出严重偏低,这说明中国科技共同体正处于边际产出率递增阶段,而且此时极容易形成创新的“肯辛斜坡”现象,如果以稳定的经费支持作为支撑,那么,其未来不可限量。毕竟在生产知识的两大核心要素人力与物力中,在人力方面我们已经是世界科技人员最多的国家,如果加大投入就会带来产出的大幅提高。这里需要提及一点的是,我们的R&D投入中水分太大,这就导致实际科技投入远比公布的名义数据低很多。以《2012年全国科技经费统计公报》披露的数据为例,当年全国各类企业经费支出为7842亿元,占到当年R&D76%,而美国等工业发达国家这个数据也就60%多一些,反观中国企业的现状(按规模行业的分布来看),这个数据很值得怀疑,按照现有的政策,企业投资于研发的活动是可以税前计提的,换言之,多报R&D投入,可以达到避税的目的,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由此观之,中国实际用于科研的R&D投入要比公布的数据小很多。因此,加大投入已经成为中国科技持续发展的一个瓶颈性问题。

最后,聊一点科研投入、科研环境与科研品相的问题。笔者曾在某场合开玩笑说:中国的科学正在经历从“穷科学”到“小康科学”的转变。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的R&D投入仅占GDP0.5%左右,20年的时间,我们达到了接近2%的比例,这是很大的进步,由此中国科学的整体存在状态完成了从“穷科学”向“小康科学”的华丽转身,伴随这个转身,全社会分享了由科技进步带来的福祉,这是不争的事实。科技投入不仅仅影响科技产出的量,它更在塑造中国的科研大环境的质。一个科技资源比较丰裕的地方,自然会像吸铁石一般吸引来更多的人才和资源,从而形成科技的集聚效应,由此自然会演化出一种恪守职业伦理的学术氛围,这种有尊严的科研环境会成为一种新的无形资源,助推科技发展。人们经常诟病中国的科研质量不高,即科研品相很差,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学规律在起作用,一分价钱一分货,投入与产出的边际收益必须大于零,否则科技活动是无法持续的。毕竟,所有的人都是理性人,科技活动是一种知识产品的生产过程,它同样遵循这个规律。由此,作出一个推论:加大投入,科技规模将在原有基础上继续减速扩大,这必将带来中国科研结构的转型与科研品相的全面提升。因为科研品相是竞争和良好环境的回报。由此实现中国科技界的“状态—结构—绩效”的全面提升。仓廪实而知礼节的古训在科技界也是适用的。

责任编辑:微科普

>相关科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