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如何普及科学?

时间:2016-12-10 14:05:23
作者:牟庆璇 编译
分享:
西方如何普及科学?,编者按:科学普及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对科学不熟悉的人)能够了解科学的基础概念,并对科学的本质有自己的理解。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科学是什么,即使是

编者按:科学普及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对科学不熟悉的人)能够了解科学的基础概念,并对科学的本质有自己的理解。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科学是什么,即使是科学家也不能窥其全貌。哲学家们努力探索更深层次的科学,而普通人则努力搞懂标准科学,这样的工作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是科学方法并不是唯一的,谁也不能够给科学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不过,科学的表象和结果却实实在在的存在。尽管没人能够说明白科学是什么,但是每个人心中都对科学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进行科学普及。

 
科学普及是“解释”科学
 
事实表明,每个人在1:1平行投影表面上能画出最好的图画。但这种图画操作起来困难且冗余。每个事物最美丽的画像还是其本身。类似的,科学普及的核心还是科学本身。比利时著名科学家伊利亚·普里高津(Ilya Prigogine)在长期而广泛的研究工作中形成了自己的哲学观点,他的许多科学理论观点极富有辩证法思想。他认为,关于广义相对论的书籍应当是对其相关主题的文章的完全概述。当然,如果读者是科学家,这些要求就都不需要了。
 
当把普通人考虑在内时,将科学“翻译”成“白话文”更加容易让人接受。此外,科学领域多种多样,选材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获取合理的、完整的科学观点的过程中忽略一部分信息是不可避免的,谁都不能对科学进行完整的描述。
 
卡尔·萨根(Carl Sagan)认为,将科学与棒球运动做对比能够对科学推广起到良好的效果。从牛顿力学到社会学模型所有公众感兴趣领域都适用于这个方法。但是,这样会使得学科之间的差别逐渐消失。读者通过类比的方法可能会理解牛顿力学和其他的社会学模型,但是却不能理解科学本身。理解科学的意义远比仅仅理解各自学科的内容更重要。
 
在两种情况下,科学普及意味着必要的“解释”。首先,由于科学家对科学没有通用的解释标准,他们在发表著作时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科学进展。正如物理学家丹尼斯·迪克斯(Dennis Dieks)所说,作为科学的普及者,没有通用标准,他只能尽力做到减少对量子力学的曲解。其次,读者对书籍有自己的理解。这样就导致了公众与科学渐行渐远。
 
尽管如此,科学普及仍然是可行的。因为,某一特定科学理念的普及是可行的,展示某一特定的专家是如何工作是简单的。因此,如果公众有充足的时间来补偿选材的遗漏,有足够多的科学家介绍科学内容来补偿翻译的遗漏,那么科学普及就是可行的。所有这些的关键是时间。因为每一个学习过程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因此,科学的普及不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它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进。
 
科学普及要分辨“科学”与“伪科学”
  
一直以来,天文学的主流观点是宇宙是由大爆炸而来。在1991年,大卫·勒那(David Lerner)出版了《大爆炸从未发生》(The Big Bang Never Happened),这本书可以被认为是科学普及的第一个失败的案例。勒那是一名科学记者,他突发奇想了这个观点,还得到了一些天文学家的支持。书籍的标题由出版商为了吸引眼球确定的,再加上这些人对自身观点没有一点点反省的意识,这本书就被认为是天文学的标准科学广泛传播。公众一般对某一主流科学被推翻很感兴趣,《大爆炸从未发生》一书就变成了畅销书。另外一个相似的例子就是博斯劳(Boslough)的作品《时间的主人》,他不能够对虫洞、蛇纹树、大爆炸做出合理的解释,反而继续让天文学充满了神秘感,公众对其依旧知之甚少。科学普及的道路迷雾重重。
 
有些人为了达到畅销的目的,将一些伪科学作为书籍出版,并以推翻真科学为荣,这都严重的误导了公众的思想。并且,当公众不在相信某一领域的标准科学时,其他科学领域的主流观念也会对公众缺乏信服力,因为它们都是标准科学的一种。在这种情况下,向公众解释清楚宇宙大爆炸理论是很重要的,它与一般人所认为的理论并不完全一致。大爆炸理论是一种以哈勃望远镜所观测的一系列参数为基础的极为谨慎的学说。这个学说以许多试验事实(如宇宙背景的辐射)构成的整体。这些参数使得这个学说可以有多种解释,也就更容易被人窃用,伪造伪科学。
 
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1988年的畅销书籍《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是科学普及的一个成功例子。霍金听从了出版商的建议,只在这本书中保留了一个公式,没有收录那些枯燥的数学计算式。为了达到科学普及的目的,公众接受度是至关重要的。霍金在这一方面是成功的。
 
畅销书籍对科学普及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伪科学书籍可能会有更好的销售数据,但是它对科学普及毫无用处。所以,畅销书籍的内容至关重要,它必须是公平公正的、思路清晰的,必须是代表标准科学的。霍金在1988年的作品就是典型的成功例子。《时间简史》在描述上是客观的和明了的。但有一点不完美就是霍金没有在书中指明关于时间的观点是他推测的。
 
在1994年,CD-ROM发表了一篇名为《时间简史,一场互动的冒险》的文章。公众可以轻松地通过这篇文章了解“霍金的宇宙”。这篇文章的完整版可以在网上获取,并且文章中的图画使复杂的定义简单化。但是还有两点不足需要指出,第一个是CD-ROM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接触到;第二个是CD-ROM的大部分用户一般只会阅读文章的一部分。就这篇文章而言,它对科学普及还是起到了积极作用。
 
《时间简史》的第20版是修订版,霍金将其最新的理论观点和实证结果都收录其中。更令人高兴的是,在这本书中有精致的插图和清晰的图表。这些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插图会更容易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帮助他们理解宇宙的奥秘。与最新版相比,《时间简史》的第一版中的插图相当简陋,但是书籍的内容几乎都没有改变,依旧是透明的,易懂的。
 
霍金还和他的好朋友罗杰·彭罗斯(Roger Penrose)一起出版过一本书籍——《空间和时间的本质》(The Nature of Space and Time)。这本书是对他们两个人1994年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所做辩论的汇编。与《时间简史》相比,这本书根本算不上畅销,更不用说在科学普及上的失败。书籍的内容枯涩难懂,伴随着寥寥无几的插图和复杂的关于张量和积分的公式。只有数学系或者物理系专业的学生才有可能会懂其中的内容。其实这本书作为专业书籍毋庸置疑,但是它与畅销书籍是同一作者所著,公众会对其在科学普及方面有更大的期望。
 
科学普及要分清“推测”与“科学”
 
勒那认为书籍畅销是冒险的,因为伪科学时刻在潜伏着。公众渴望了解科学,他们应当被保护不受伪科学的侵害。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科学的普及者应当努力客观地表达科学,将科学与伪科学划清界限,让外行人能够准确地区分两者。正如乔治·盖尔(George Gale)所说:“现今的天文学发展应当尽可能的避免一些推测的理论,尽管这些理论是公众更想要听到的。科学家们要做到的就是自我反省,不能为了达到畅销的目的就发表一些仅仅是推测的文章,模糊的观点是不应该存在的。在天文学里面,推测就是推测,它不是科学。科学家应当为公众和自己负责,不能让推测披上科学的外衣。”
 
然而,从方法论来讲,推测是天文学发展的基础。伊利亚·普里高津认为在表达科学时要尽可能的充分,用科学的方式表述科研成果。因此,推测在表述时不能脱离科学的限制。霍金在《时间简史》中表述自己对时间的独特观点的时候,以一种客观的态度向公众表述科学在不断发展并且科学发展依赖于推测。然而,普通人并不能轻松地区分科学与推测。因此,霍金也表示其最新的发现有高度推测的成分。不论如何,《时间简史》都表明了“有效的”、“客观的”、 “意识形态可以接受”的科学是能够普及的。最重要的是,科学家在发表著作时应以科学为基础,明确自己的观点并且不应以推广科学为由头达到自身的目的。

微科普 | 西方如何普及科学? | 责任编辑:科普知识

编者按:科学普及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对科学不熟悉的人)能够了解科学的基础概念,并对科学的本质有自己的理解。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科学是什么,即使是科学家也不能窥其全貌。哲学家们努力探索更深层次的科学,而普通人则努力搞懂标准科学,这样的工作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是科学方法并不是唯一的,谁也不能够给科学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不过,科学的表象和结果却实实在在的存在。尽管没人能够说明白科学是什么,但是每个人心中都对科学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进行科学普及。

 
科学普及是“解释”科学
 
事实表明,每个人在1:1平行投影表面上能画出最好的图画。但这种图画操作起来困难且冗余。每个事物最美丽的画像还是其本身。类似的,科学普及的核心还是科学本身。比利时著名科学家伊利亚·普里高津(Ilya Prigogine)在长期而广泛的研究工作中形成了自己的哲学观点,他的许多科学理论观点极富有辩证法思想。他认为,关于广义相对论的书籍应当是对其相关主题的文章的完全概述。当然,如果读者是科学家,这些要求就都不需要了。
 
当把普通人考虑在内时,将科学“翻译”成“白话文”更加容易让人接受。此外,科学领域多种多样,选材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获取合理的、完整的科学观点的过程中忽略一部分信息是不可避免的,谁都不能对科学进行完整的描述。
 
卡尔·萨根(Carl Sagan)认为,将科学与棒球运动做对比能够对科学推广起到良好的效果。从牛顿力学到社会学模型所有公众感兴趣领域都适用于这个方法。但是,这样会使得学科之间的差别逐渐消失。读者通过类比的方法可能会理解牛顿力学和其他的社会学模型,但是却不能理解科学本身。理解科学的意义远比仅仅理解各自学科的内容更重要。
 
在两种情况下,科学普及意味着必要的“解释”。首先,由于科学家对科学没有通用的解释标准,他们在发表著作时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科学进展。正如物理学家丹尼斯·迪克斯(Dennis Dieks)所说,作为科学的普及者,没有通用标准,他只能尽力做到减少对量子力学的曲解。其次,读者对书籍有自己的理解。这样就导致了公众与科学渐行渐远。
 
尽管如此,科学普及仍然是可行的。因为,某一特定科学理念的普及是可行的,展示某一特定的专家是如何工作是简单的。因此,如果公众有充足的时间来补偿选材的遗漏,有足够多的科学家介绍科学内容来补偿翻译的遗漏,那么科学普及就是可行的。所有这些的关键是时间。因为每一个学习过程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因此,科学的普及不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它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进。
 
科学普及要分辨“科学”与“伪科学”
  
一直以来,天文学的主流观点是宇宙是由大爆炸而来。在1991年,大卫·勒那(David Lerner)出版了《大爆炸从未发生》(The Big Bang Never Happened),这本书可以被认为是科学普及的第一个失败的案例。勒那是一名科学记者,他突发奇想了这个观点,还得到了一些天文学家的支持。书籍的标题由出版商为了吸引眼球确定的,再加上这些人对自身观点没有一点点反省的意识,这本书就被认为是天文学的标准科学广泛传播。公众一般对某一主流科学被推翻很感兴趣,《大爆炸从未发生》一书就变成了畅销书。另外一个相似的例子就是博斯劳(Boslough)的作品《时间的主人》,他不能够对虫洞、蛇纹树、大爆炸做出合理的解释,反而继续让天文学充满了神秘感,公众对其依旧知之甚少。科学普及的道路迷雾重重。
 
有些人为了达到畅销的目的,将一些伪科学作为书籍出版,并以推翻真科学为荣,这都严重的误导了公众的思想。并且,当公众不在相信某一领域的标准科学时,其他科学领域的主流观念也会对公众缺乏信服力,因为它们都是标准科学的一种。在这种情况下,向公众解释清楚宇宙大爆炸理论是很重要的,它与一般人所认为的理论并不完全一致。大爆炸理论是一种以哈勃望远镜所观测的一系列参数为基础的极为谨慎的学说。这个学说以许多试验事实(如宇宙背景的辐射)构成的整体。这些参数使得这个学说可以有多种解释,也就更容易被人窃用,伪造伪科学。
 
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1988年的畅销书籍《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是科学普及的一个成功例子。霍金听从了出版商的建议,只在这本书中保留了一个公式,没有收录那些枯燥的数学计算式。为了达到科学普及的目的,公众接受度是至关重要的。霍金在这一方面是成功的。
 
畅销书籍对科学普及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伪科学书籍可能会有更好的销售数据,但是它对科学普及毫无用处。所以,畅销书籍的内容至关重要,它必须是公平公正的、思路清晰的,必须是代表标准科学的。霍金在1988年的作品就是典型的成功例子。《时间简史》在描述上是客观的和明了的。但有一点不完美就是霍金没有在书中指明关于时间的观点是他推测的。
 
在1994年,CD-ROM发表了一篇名为《时间简史,一场互动的冒险》的文章。公众可以轻松地通过这篇文章了解“霍金的宇宙”。这篇文章的完整版可以在网上获取,并且文章中的图画使复杂的定义简单化。但是还有两点不足需要指出,第一个是CD-ROM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接触到;第二个是CD-ROM的大部分用户一般只会阅读文章的一部分。就这篇文章而言,它对科学普及还是起到了积极作用。
 
《时间简史》的第20版是修订版,霍金将其最新的理论观点和实证结果都收录其中。更令人高兴的是,在这本书中有精致的插图和清晰的图表。这些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插图会更容易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帮助他们理解宇宙的奥秘。与最新版相比,《时间简史》的第一版中的插图相当简陋,但是书籍的内容几乎都没有改变,依旧是透明的,易懂的。
 
霍金还和他的好朋友罗杰·彭罗斯(Roger Penrose)一起出版过一本书籍——《空间和时间的本质》(The Nature of Space and Time)。这本书是对他们两个人1994年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所做辩论的汇编。与《时间简史》相比,这本书根本算不上畅销,更不用说在科学普及上的失败。书籍的内容枯涩难懂,伴随着寥寥无几的插图和复杂的关于张量和积分的公式。只有数学系或者物理系专业的学生才有可能会懂其中的内容。其实这本书作为专业书籍毋庸置疑,但是它与畅销书籍是同一作者所著,公众会对其在科学普及方面有更大的期望。
 
科学普及要分清“推测”与“科学”
 
勒那认为书籍畅销是冒险的,因为伪科学时刻在潜伏着。公众渴望了解科学,他们应当被保护不受伪科学的侵害。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科学的普及者应当努力客观地表达科学,将科学与伪科学划清界限,让外行人能够准确地区分两者。正如乔治·盖尔(George Gale)所说:“现今的天文学发展应当尽可能的避免一些推测的理论,尽管这些理论是公众更想要听到的。科学家们要做到的就是自我反省,不能为了达到畅销的目的就发表一些仅仅是推测的文章,模糊的观点是不应该存在的。在天文学里面,推测就是推测,它不是科学。科学家应当为公众和自己负责,不能让推测披上科学的外衣。”
 
然而,从方法论来讲,推测是天文学发展的基础。伊利亚·普里高津认为在表达科学时要尽可能的充分,用科学的方式表述科研成果。因此,推测在表述时不能脱离科学的限制。霍金在《时间简史》中表述自己对时间的独特观点的时候,以一种客观的态度向公众表述科学在不断发展并且科学发展依赖于推测。然而,普通人并不能轻松地区分科学与推测。因此,霍金也表示其最新的发现有高度推测的成分。不论如何,《时间简史》都表明了“有效的”、“客观的”、 “意识形态可以接受”的科学是能够普及的。最重要的是,科学家在发表著作时应以科学为基础,明确自己的观点并且不应以推广科学为由头达到自身的目的。
微科普全文数据库

>西方如何普及科学?的相关科普知识

热门推荐
科普头条
国际资讯 | 国内资讯 | 专栏科普 | 综合科普 | 科普教育 | 校园科普 | 科普杂谈 | 自然奇趣 | 探索解密 | 科技之光 | 大开眼界 | 万物之理 | 地球故事 | 科技通史 | 节能环保
物理科普 | 化学科普 | 生命科普 | 天文考古 | 自然地理 | 医药疾病 | 健康养生 | 两性保健 | 创新发明 | 信息技术 | 历史探秘 | 文化艺术 | 科学发现 | 科学猎奇 | 科普知识
流言揭秘 | 药你健康 | 大美科学 | 科普搜索 | 科普网站 | 科普人物 | 流言揭秘 | 深度解读 | 空气质量 | 科普百科 | 科普专题 | 图说科学 | 生态摄影 | 天文美图 | 滚动科普

关于微科普 - 联系我们 - 开放平台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工作机会 - 寻求报道 - 手机版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0-2017 微科普WKEPU.COM)  津ICP备14003772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