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与创新——笔谈科普创作之二

2018-11-19 12:54:23  《科普作家报》
本文作者:陈子耕

科普与创新——笔谈科普创作之二

2018-11-19 12:54:23
作者:陈子耕
来源:《科普作家报》
字号:A+  A-

  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科普工作,党的十八大以来多次讲到科普与创新同等重要的话题。2016年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指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聆听指示,作为长期热爱科普工作的人来说,深受鼓舞。本人通过学习,联想到科普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内容——科普如何创新的问题。因此,提出自己的粗浅意见,供科普同仁参考,恳请指正。

科普与创新

  首先,我们不妨从科普的内涵说起。

  什么是科普?三十年多前,本人在初涉科普创作的时候,知道“科普”是“科学技术普及”的简称。至今,“科普”的诠释越来越多。有“科学普及”、“科学和技术知识的普及”、“科学传播”、“科学大众化”等不同概念和称谓。

  上世纪80年代初,对“科普”的定义是这样的:“科普”就是把人类已经掌握的科学技术知识和技能(包括各门科学技术的概念、理论、技术、历史发展、最新成果、发展趋势及其作用、意义)以及先进的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广泛地传播到社会的有关方面,为广大人民群众所了解,用以提高学识,增长才干,促进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它是现代社会中某些相当复杂的社会现象和认识认识过程的总的概括,是人们改造自然、造福社会的一种有意识、有目的行动。(《科普创作概论》1983年9月版,p.4)

  随着科技的进步,科普的形式也在不断更新,科普的定义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把它概括出来。因此,科学传播学的“科普”,侧重于科学传播原理,把“科普”定义为:科普活动是一种促进科技传播的行为,它的受传者是广大公众,它的传播内容有三个层次,包括科学知识和适用技术、科学方法和过程、科学思想和观念。科普活动要通过大众传播,从而达到提高公众科技素养的效果。而从科学学的角度来定义“科普”:科普就是把人类研究开发的科学知识、科学方法以及融化于其中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通过多种方法、多种途径传播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使之为公众所理解,用以开发智力、提高素质、培养人才、发展生产力,并使公、众有能力参与科技政策的决策活动,促进社会的物质义明和精神文明。(尹霖、张平淡:《科普资源的概念和内涵》)

  本人以为,“科普”是人类进行科学活动的一部分。因此,“科普”的内涵,简单说来,主要是把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科学知识,通过各种传播手段,让广大民众理解和接受,从而提高人民大众的科学文化素质。它是全民教育的一部分,也是坚持科学发展观,为人类共同进步而努力的一个系统工程。

  至于怎样定义“科普”才确切?或者说,科普的文字定义该如何酌定,还有待科普界和有关专家进一步探讨。

  其次,我想谈点“科普创新”的浅见。

  “科普”要创新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重要责任。

  当今,科普产品除了文字作品以外,音像、实物(模型)及图片等科普宣传作品,在各种科技馆、展览馆和公共场所,已经十分普遍。科普形式也从简单的纸张文字飞跃到太空课堂的“航天科普教育”,因此,笔者认为,我国的科普活动,与其他科技、文化活动一样,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壮大,充满着创新的活力,也有许多“不亚于创新”的实例。不过,就科普创作而言,相对来说,还有不少差距。为此,笔者对当今科普作品(文字)的要求,提出管见,求教于“科普”同仁。

  长期以来,科普作者十分重视创作科普作品的基本要求,就是要努力做到文章的“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这是非常正确的。阅读《中国科普佳作百年选》可以体会到其中的科普佳作,无不体现上述“三性”。更有文艺性、通俗性等手法的烘托,造就了《寄情科学》、《聆听科学》、《感悟科学》等等脍炙人口的佳作、范文。然而,社会在进步,科学在发展,现在我们的科普作者,要使自己的作品,达到更高的水平,理应对自己的作品提出更高的要求。为此,笔者认为还应该具备新的“三性”。即“时代性、文学性、人文性”。

  一、科普作品要与时俱进

  科普作品的时代性,就是要真实地反映当今科技的新面貌,准确及时地揭示科技的先进性和创新精神。本人长期以来在学习科学新知识的同时,常常感悟到科技的迅猛发展,如果说要从科普作品中体现时代的风范,那末,阅读当今传媒上的优秀科普作品,就会让你感受到时代的气息。虽然笔者阅历浅薄,但是数十年来,笔者阅读《知识就是力量》、《现代化》等杂志,都能体现出科技的进步。特别是“结识”《科学画报》之后,“她让我听到了科技发展的脚步声”。总觉得她能够及时地“摸准”公众对相关科技知识的需求,所以,在国内外的重大科普事件中,均会做出许多卓有成效的、充分的传播和报道,展示和呈现当代的“科技前沿”知识和科学精神。当然,国内其他科普报刊中的许多科普作品,也同样反映着“科普”的时代性,恕我不能一一列举。

  二、科普作品需要“文理融合”

  文学家也在学习科学,宣传和普及科学、弘扬科学精神。许多诗人、作家写出了充满诗意和富有文学色彩的科普佳作,散见于书籍、报刊。如《中国百年科普佳作选》、“科苑撷英”丛书中就有许多诗人、散文家、报告文学作家等的作品。许多佳作,令人越读越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学习:除了相关的科学知识应该学习积累和更新外,文学家的表现手法,构思技巧等,都是值得我反复阅读,吸取其精华的。不少诗人、作家的科普文章,通常具有“感人”的魅力。因此,我想现在的科普作者向文学家学习,多一点文学性是很有必要的。

  三、科普创作必须以人为本

  如果说,20世纪是以物为本的世纪,那末,21世纪应该是以人为本的人文世纪,科普作品要让公众接受,首先要弘扬科学的人文精神,坚持以人为本的思想。其次,科普作品服务公众,公众是科技的主人。第三,人们清楚地认识到:科技是把双刃剑。科技掌握在广大民众手里在,才能转化成生产力,才能真正地为人类自己创造幸福的未来。因此,科普创作要创新,科普作品必须保持人文性。

  何祚麻院士说过:弘扬科学的人文精神,就是将“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和“科学发展”的科学精神相结合。

  目前我们的科普创作,如果说趋于“低谷期”或者说存在“困境”的话,那末,科普创作要发展,要创新,要做到“科普不亚于创新”,增加科普作品的“时代性、文学性、人文性”是必要的。而在科学人文精神的鼓舞下,努力搞好科普创作,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题”。让我们在下次笔谈中再见吧。

  注:原文有改动。

责任编辑:微科普

>相关科普知识